presby.jpg

我雖然是一個眼科醫師,但我也和大多數戴眼鏡的人一樣,有著相同的渴望。如果有機會,我也想要掙脫眼鏡的枷鎖。許多年前,我就知道在國外準分子雷射已成為屈光手術的主流。 
 
其中 lasik 的做法,無論是手術的效果、安全性及快速恢復的結果,更令患者、醫師更感到興奮。近幾年在國外,風起雲湧地掀起一陣雷射的風潮。累計全世界已超過五百萬人親自見證了這樣的事實。 
 
雖然在國外早已接受了準分子雷射效果驚人的事實。我自已也從專業的醫學期刊,研讀到各大醫學中心的報告。身為一個戴眼鏡超過20 年的我來說,既使心動,郤不敢馬上行動。理由很簡單,我是一個眼科醫師,靠的是眼睛良好的視力在吃飯。如果沒有絕對的安全性,我是絕對不拿眼睛開玩笑的。 
 
………在診所接受雷射的患者,在術後第一天的回診,更讓人印象深刻。有很多人興奮於雷射的快速效果。甚至曾有一個患者跟我說,陪她一起回診的同事,視力有1.2 及 1.5。在路上,他同事可以看到很遠的招牌,她也可以看到 。 
 
在此,我願引用 Dennis W Kennedy 作者在 " the art of lasik" 這一本書中的一句話------ "I can honestly say that the best part of my day is when my laser patients come in for their follow-up appointment"。意思即是說,醫師 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刻,就是當雷射的患者回診時。而這些患者的效果,也讓我決定自已也來成為患者感受一下。 
 
不過,我想要說的是,這是深思熟慮後的結果,絕不是一時的衝動之舉。在此我願意以一個患者的角度來說明我的理由。 
1. 選擇以 lasik 來做,是因為它整個過程沒有痛覺,而且恢復快。因為我的工作幾乎沒     有假期,連星期日我都要看門診。其它的屈光手術並無法讓我立刻工作。(事實上 我接受lasik 後的第一天 我就自已開車去看門診) 
 
2. 選擇雷射的品質,對最終的效果而言,有絕對的影響。 
 
3. 為我手術的陳永煌醫師,眼科顯微手術的經驗已有數萬例。就當一個患者而言,我是可以放心的 。 
所以,在民國89年3月2日那天,在當了多年的眼科醫師之後,我終於頭一次當了眼科的患者。那天我被安排為最後一個,以下的照片,是那天下午全部的實況。或許這樣的說明,可以讓讀者更能了解整個雷射的過程。
 
術後,我是自已走路回家的。回家的路上,我心裏想著,我終於告別了束縛我20年的眼鏡。再也不必擔心以後,打籃球時眼鏡被撞壞了,游泳的時候還得戴上有度數的泳鏡,才能看的清楚。心裏的雀躍,實非外人足以道矣。 
 
術後,大約2-3小時內會有異物感。感覺就像戴硬式隱形眼鏡的異物感,但會慢慢的消失。我閉上眼休息,小睡了一番。大約晚上 8點多, 陳醫師打電話來關心我的狀況。我跟他說 ,我已經在看電視了。看樣子我明天上班應該沒問題……。 
 
隔天早上,我永遠記得那種興奮的感覺。我頭一次不戴眼鏡,竟然可以看清楚路上的招牌。沿途開車時,總覺得像是在做夢。到了診所,我迫不及待的量我術後第一天的視力,右眼1.2、 左眼0.8。 而一個禮拜後,我的左眼也逐漸恢復到 1.0 。
 
時至今日, 你或許會問我, 我接受 lasik 雷射手術治療到現在,難道沒有留下 什麼後遺症 …?有的,那就是我戴了20年眼鏡後,留在鼻樑兩側的印痕還沒完全消失。據我所知,我早已不是國內第一個接受準分子雷射治療的眼科醫師。而我也相信,依照 lasik 的安全性以及術後讓患者滿意的程度來看,我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接受雷射治療的眼科醫師。
 
管理後台